换个姿势看新闻,换个态度玩吐槽!— 时时资讯网

页面二维码

扫一扫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页面二维码

扫一扫

关注新文阁公众号

分享到:

复活的千年女尸

2017-08-11 10:54:53 来源:新文阁

导读:我很讨厌地铁。特别是每天上下班的高峰时间,地铁内人潮涌动,每一扇门前都拥挤不堪,无论是上车还是下车,都像被活活拽去一层皮。最近地铁频频发生事故。有人卧轨自杀,也有人被车门

我很讨厌地铁。特别是每天上下班的高峰时间,地铁内人潮涌动,每一扇门前都拥挤不堪,无论是上车还是下车,都像被活活拽去一层皮。

白猫最近地铁频频发生事故。有人卧轨自杀,也有人被车门夹住身体,为防万一,地铁公司最近采取了新措施,在站台上额外加装了一道屏蔽门,将站台与列车间隔开来,只有当列车停靠在站台之后,屏蔽门才会开启。这本是一项极安全极保险的措施,可我却对此异常憎恶。原因?我说不上来,也许出自本能,也许源于潜意识。

早晨晚起了五分钟,匆匆赶到地铁站,不由一阵脚软心惊。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上班族们密密麻麻的人头,我亦是这可悲人头中的一员。

我轻叹一声,将思绪收回,认真盯着列车驶来的方向,身体绷紧——希望今天能抢到一个好位置。

突然,我的眼光一顿,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。不,那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只猫,一只非常漂亮的白猫。

它矜持地蹲坐在相邻队伍的最后面,姿态优雅,神情专注,漆黑的瞳孔隐约闪动着一丝幽怨,一望便知系出名门,血统高贵,又受过良好的调教。仔细看去,白猫的脖颈处还系着一条红色丝巾,手法繁复,使我顿生好奇;它的主人究竟是谁?

那只猫好像感应到什么,猛地扭过头,与我四目相对。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。这猫,这猫看上去活像一个人!一个我曾经见过的人!到底是谁呢?亲戚,朋友,同学还是同事?我正纳闷,列车鸣笛进站了。我被人潮席卷,身不由己地朝车门挤去。

今天乘车的人分外多,我拼尽全力才挤到了车门口,一条腿仍然留在门外。“拜托再进去一点点啊!”我绝望地大喊,这时车门开始缓慢地关闭,碰到我的身体又自动弹开了。我顾不得维持淑女风度,伸出双掌,抵在面前男人肥厚的后背上,用力推去。

终于挤进来了!我刚松了一口气,忽然觉得脚面上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一掠而过。我低头看去,竟然是那只猫!它正蹲在列车门与屏蔽门之间的缝隙处!我大惊失色,还没来得及叫喊,列车门又再度开始关闭了!我不假思索,伸出手臂想将那只白猫捉进来,就在此时,车门“砰”地一声闭合了!我大叫一声,下意识地闭紧了双眼。

有人将我推醒:“小#!小#!你没事吧?”我缓缓地睁开眼睛,一点点将视线移到我的胳膊上,终于长出一口气,冷汗直流——还好,我的手臂完好无损。

可是,猫呢?那只白猫呢?它在哪里?有没有安全上车?我慌乱地四下寻找,根本不见它的踪影!它没上车?不可能,在那短暂的一瞬间,它根本无法退回到站台上。那么它究竟在哪里?难道,难道,难道……

“不——”我高声尖叫,周围的人都厌恶地瞪着我。

“请问你们看见一只白猫吗?它跟在我的后面上车的,请问你们看见它了吗?”我惊魂未定地问道。

一名男子摇摇头:“小#!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?哪有什么白猫黑猫,难道你不晓得,地铁站严禁携带宠物进站上车吗?”

“是呀,”旁边的年轻女子说,“多亏这位先生及时把你拉了回来,否则你的胳膊没准就被车门夹断了!”

“没错,姑娘,这样多危险啊!以后别再大意了!”对面的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我,慈祥地劝道。

我茫然地望着周围的人群。他们有的看报纸,有的听音乐,更多的是闭目打盹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难道方才的一切,都只是我的错觉而已?那只白猫根本没有上车,是我眼花造成的幻觉?是的,一定是这样。如果当真发生了“悲剧”,除我之外,不可能没有其他目击者。我想通了这点,一直悬空的心终于放下来,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。

工作忙得天昏地暗。等我觉得头晕眼花,腹饥难忍时,一看表,早已过了午饭时间。我将一大叠文件扔在办公桌上,倒在坐椅里,闭目养神。

“小苏!鸿宇集团的快递发了没有?”我猛地睁开眼睛,是经理。

“鸿宇集团的快递?天啦!我忘记了!对不起!我立刻去办!”我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这时电话响了。我连忙接听,正是鸿宇集团打来的。“苏小#,你的快递发错了,我们要的是合同样本而不是广告宣传单!”

“对,对不起,我立刻重发!”我狼狈地放下话筒,经理不满地瞪着我,脸色极其难看。

“小苏,最近你的工作表现真是太糟糕了!丢三落四,接连出错,好像得了老年健忘症!再这样下去,你还是主动辞职吧!”

被经理痛骂之后,我躲进洗手间,坐在马桶上偷偷地哭泣。我最近究竟是怎么了?为何总是精神恍惚,萎靡不振,记忆力更是严重衰退,刚刚讲过的话,做过的事,转瞬即忘,难道是那场车祸的后遗症?

据说,上个月我被一部摩托车撞倒在地,伤到了头部,当场晕厥过去,被人送到医院后休息了几日,便出院回家了。肇事人逃逸了,所幸我无大碍,只是关于当日被撞的一切记忆都丢失了。医生说,这是很正常的,医学术语叫做“保护性与选择性失忆”,对我以后的生活与工作并无影响,让我安心。可是,很明显,这“失忆”却有逐渐扩大的趋势。

为了弥补过错,我加班到很晚,晚上八点半左右才下班。地铁里的人群比高峰时间少了许多。我走到一张长椅上坐下,伸直因为穿高跟鞋而肿胀不堪的双腿,身体后仰,将头放在椅背上闭目养神。

脖颈处掠过一丝凉风。是空调吗?不会啊,没到开空调的季节。那么是站台顶部漏风?我迷糊地睁开眼睛。

突然,我全身一震,像提线木偶般僵硬地转过头,向左边看去。我左边的座位上,端端正正地蹲坐着一只白猫!正是早晨我在地铁里碰见的那只漂亮的白猫!它也转过头看我,眯缝着眼,似笑非笑,朝我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我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!

这时列车正好徐徐进站,我飞奔上车,急剧地喘着粗气。车门关闭,开始向前行驶。在关闭的刹那,我看见那只白猫仍然坐在原地,向我凝望。我坐在座位上,心仍然猛跳个不停。
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那只白猫怎会又出现在这个地铁站里?它的主人呢?它是如何瞒过工作人员的眼睛进站的?它为何坐在我身边?为何它看上去如此眼熟,难道我从前见过它?

我疑虑重重,百思不得其解。过了一会儿,困意袭来,我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恍惚中好像听到一声猫叫。

我猛地一惊,睁开眼睛,只见对面的座位上赫然坐着那只白猫!它目不转睛地盯着我,看得我浑身发毛!

它是何时上车的?它为何坐在我对面?为何总是缠着我不放?它,它真的是一只普通的白猫吗?

我俩人眼对猫眼,紧张地对峙着,僵持着,所幸车内的其他人都在做自己的事,无人理会,否则又要骂我是精神病了。怎么办?在下一站下车?可是,万一它又跟来呢?不行,我得想个办法。

我站起来,那只白猫也随之立起。我坐回去,它也原样照做。我走到车门口,它不安地动了动,却没有跳下地。

好聪明的畜生!

下一站到了。车门开了,屏蔽门也开了,我突然走出车门。白猫“嗖”地从我旁边蹿出,我迅速地伸出的右腿收回。上车的人不少,将欲返回的白猫挡在车外。车门又关上了。我与白猫隔着厚重的玻璃,各怀心思。

“小#!快醒醒!终点站到了!”

我悠然醒转,这才发现车厢内只剩我一人。难道方才的一切只是个梦吗?我混沌地走出车站。

走进我居住的小区,几个大妈大婶正围在一起,热烈地讨论着什么。乍看到我,相互使个眼色,各自走开了。不是我多心,自从我出车祸之后,邻居们经常会在背后谈论我。真好笑,我一个普通小白领,有何是非可供八卦呢?

我瞪了她们一眼,径直往家走去,却被三楼的李阿姨叫住了,她说:“苏小#,我们小区是文明小区,明文规定豢养宠物要先申请,上牌,打防疫针,私自收养宠物是不允许的。”

我不由茫然:“这与我何干?”

李阿姨急了,高声叫道:“谁都晓得你最近养了一只白猫,搞得楼道里到处是猫毛和猫屎,邻居们抱怨纷纷,难道你还想装糊涂吗?”

“白猫?”我的第一反应是荒唐!可笑!正想张口反驳,突然心思一动,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只地铁白猫的诡异身影。会是它吗?不,不可能!它怎么晓得我的住址?我拼命摇头,想否决自己荒诞不经的想法。我没再理会李阿姨,急匆匆赶回家去。刚踏进楼道,便听到一声似曾相识的猫叫,我的心顿时紧紧揪了起来。我步履沉重而犹豫,一步步地走上楼梯,每当转过一个拐角,心跳便会骤然加快。我在害怕什么?期待什么?猜测什么?

我终于来到家门口。我的眼睛闭紧又睁开,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,开始嘲笑自己脆弱的神经。没有,根本没有什么白猫,更加没有漂亮的,系着红丝巾的白猫坐在我家门口,用那古怪的、恐怖的、邪恶的眼神盯着我。

我打开皮包找钥匙,钥匙没拿稳,落在了地上。我蹲下身去捡,手指触到了钥匙串,和一条尾巴。

我沿着那条尾巴慢慢往上看,足足看了三分钟,然后大叫一声,跌倒在地。那只白猫好像对我的反应心满意足,“喵喵”地叫着,轻盈地跑下楼去。

“站住!”

我的恐慌突然间转化为无穷的愤怒!一只小小的白猫,凭什么三番两次地捉弄我?今天我非捉住你不可!

我冲下楼,隐约看见白猫的身影一晃,朝小区后门蹿去。我尾随其后,紧追不舍,跑了大约几分钟,突然脚下一软,被什么东西绊倒了。一个面相忠厚的中年男子把我扶了起来:“苏小#,你还好吧?”我狼狈地点点头,怔怔地望着他:“谢谢。你是……”

“苏小#,你不认得我啦?我姓周,那天就是我把你送到医院去的!”男人热情地笑道。“医院?你,你在说什么?”我奇怪地反问。

“8月27日,地铁站,然后我送你去医院,想起来了吗?”

8月27日,正是我发生车祸的日子,可后来我丧失了关于这天的全部记忆,家人只告诉我是普通的车祸,与地铁有什么关系?

“是,是吗?可是,你为什么会送我去医院?”我的心脏绞成一团,太阳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,一个我不愿意面对的秘密正在揭穿。男人为难地搓着双手:“这个,我不方便说,对不起,再见!”他莫名其妙地匆匆离去,任我怎么呼喊也不肯回头。

可我已经知晓如何去寻找答案。我飞奔回家,打开电脑上了网,在搜索引擎栏打上了几个*********:8月27日地铁。屏幕里很快显示出了一段新闻:

“……据现场目击者称,由于过度拥挤,急于上车的死者被卡在列车门与屏蔽门之间,因为过度惊慌,用力揪住前面的苏小#,苏小#下意识地用手一挡,列车启动,死者便被夹在两扇门之间,跌落地道而死……”

后面还附有几张照片:一张是血迹斑斑的屏蔽门;一张是我情绪崩溃,歇斯底里,大喊大叫的照片;还有一张正是那个死者,她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,身穿白衣,脖颈间系着一条红丝巾,蜷缩着四肢躺在地上,姿态优雅得像一只猫。

我仰头大笑!

我真是太高兴了!我终于找回了丢失的记忆!尽管这段记忆是如此血腥,痛苦,不堪,甚至让人想再度将它忘记!我也终于了解,家人为何欲言又止,邻居为何指指点点,上司为何刁难责骂,还有那只白猫,那只如影随形,如鬼似魅的白猫,它为何执著地出现在我面前!

“哈哈哈!”我的笑声渐渐低落,转为无声的抽泣与呜咽。

门铃尖锐地响起。我打开门,门外端端正正地坐着那只白猫!

我如一张绷得过紧的弓弦,终于承受不住压力,铮然断裂!我跌倒在地,揪扯着头发,无法抑制地号啕痛哭:“我不是故意要推你的!对不起!真的对不起!求你不要再跟着我了!求求你!”

一双手把我搀扶起来。“苏小#,你怎么啦?你在对谁说话?”我抬头看去,是名陌生的中年女子。

她抱歉地对我微笑道:“我从前住在你隔壁,三年前就搬走了,所以你不认得我。这只白猫是我养的,搬了新家后它一直不适应,经常会跑回旧家来,听说因为它,给你带来不少麻烦,真是对不起。”

我木然地望着她。女子抱着白猫下楼去。那只白猫挣扎着从她怀里钻出头,朝我眨了眨眼。

当前栏目:灵异事件
内容导航
最新灵异事件
猜你喜欢
  1. 阁主说
  2. 世说新语
  3. 娱乐八卦
  4. 排行榜
热门新闻
每周热榜
精彩推荐
相关专题